位置導航>> 首頁>>武大要聞>>正文
詳細新聞
【多寶網集運】離別很窄,感恩很寬
發佈時間:2020-06-19 17:13  作者:  來源:文學院  

編者按:在這個特殊的畢業季,文學院貫穿着“感恩教育”,學子們紛紛為學院留下有紀念意義的物品或者發展資金,留下自己印記的同時,也希望激勵學弟學妹們奮發進取。


通訊員:趙恩寧、李秀慧、楊晨

六月的夏天葱葱蘢蘢地盛放, “九一二”操場靜靜盼望着,盼望着笑與淚的奏鳴曲,盼望着學士服衣襬掃過地面的“沙沙”尾音。雖然特殊原因下,校園仍未恢復生機盎然,但畢業季已悄然來臨。

校園空蕩,人影寥落。“文理學部”“大循環”的標牌悄悄被“畢業生返校專車”代替,觸目所及,每一角景緻都訴説着別離的到來。文學院的畢業生郭亞把行李堆在腳邊,她想,再也等不來大循環了。

在來了無數次的食堂裏,看着不用再搶的稀疏座位,郭亞切實感受到武大人的專屬特徵在逐漸抽離,“畢業”這個抽象概念逐漸清晰。校園卡等表明武大學子身份的外在物品已經不再重要,因為武大精神已植根在每一個學子的血液裏。

作為疫情期間第二批返校的畢業生,郭亞在校園度過了極其充實的三天:領衣服、參加班級畢業典禮、拍攝畢業照片、與老師聊天以及最重要的——去振華樓送獎盃。

“學生創業大賽專場金獎”和自強創業班創新大賽亞軍兩座獎盃不大,沉甸甸的,擺在一起,晶瑩剔透,稜角折射着耀眼的光暈。

郭亞記得,20多場正式比賽與數不清的練習賽、培訓賽、預演賽,記得每一次站在賽台上講演時的激動與微微眩暈。她甚至能清楚憶起那場金獎比賽時飛快的語速,憶起每一個獎盃背後凝聚的汗水和光陰。

創投峯會那天郭亞見到了毛振華校友,還拍了合影。如今,合影那天獲得的獎盃又安靜陳列在振華樓裏,這或許是一個奇妙的巧合,又或許是無數武大學子與母校情感交融的必然結局。

早在畢業前,郭亞就對輔導員鄂茂芳老師説:“芳姐,我希望把獎盃留在院裏,這些年的比賽中,你都在關注我,學院也在全力幫助我,這些獎盃都是我和學院共同的榮譽。”

琴聲悠悠,情愫悄悄。文學院李昊洋決定把他的古箏留在學院。這把古箏是他六年前買的,陪伴了他四年的大學時光,不時被他帶去與社團夥伴切磋、教導學弟學妹學習古箏、上台演奏。如今畢業,李昊洋將古箏送予學院,留下來給社團的後輩們練習琴技。回首四年大學時光,古琴是琴亦是情。李昊洋想讓它留下來創造更多情,也代替他將自己對珞珈的情留下。畢業後,李昊洋將到美國喬治城大學留學深造,但琴在珞珈,就像自己還在珞珈一樣。

等待冰消雪融 盼春風

共赴一場繁榮 如夢

時光匆匆 有始亦有終 道聲珍重

各赴西東躍入 人海中

振翅化作大鵬 乘風

直上蒼穹 追尋 我們的光榮 無窮

——李昊洋以武大生活為靈感創作的歌曲《乘風》

在李昊洋的音樂作品裏,到處都是珞珈的影子。創作很難,但珞珈是他的靈感來源,返校時間只有短短几天,來不及將珞珈的每個角落都收入囊中,不過留下一把琴也能將自己的一部分記憶留在校園裏。

李昊洋説:“作為一個愛樂之人,很多回憶都和古琴有關。文學院和古箏是我沉澱自己的兩個方向,遇上古琴,在珞珈將自己和創作融合,才是我最大的收穫。如今這把琴將替我留在武大,希望能夠陪伴一代又一代學子,創造自己的珞珈獨家記憶。”

文學院黨委副書記楚靜記得:2016年新生入學時,自己正擔任軍訓一團的政委,郭亞和李昊洋都是一團的成員,郭亞是個爽朗的內蒙古妹子,而李昊洋是一個靦腆的北方男孩。轉眼四年過去了,他們經歷了人生的蜕變,已成長為意氣風發的珞珈少年,對母校滿懷感恩之心,正如振華樓前飄逸的對聯所書:願此去歷經千帆前程如花似錦,再相逢初心依舊仍是珞珈少年。

走出校園,武大便從我校變成母校。大學四年雖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時間,卻會讓我們用一生來回憶它。院友杜豔洲和袁文魁都曾在畢業後向文學院分別捐助1萬元和10萬元活動經費,激勵後學,如同當年母校推動他們向前努力一般。他們把自己的榮譽和羈絆留下送給學院,不只是為了在武大留下足印,更是期盼學弟學妹能有不斷向前的動力,來日亦將自己所得贈予後人,回饋母校。

(編輯:付曉歌、相茹)


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
文章評論
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。
用户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。
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 匿名發佈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相關閲讀
    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0
專題網站
發稿統計

 電子郵箱:wdxw@whu.edu.cn 新聞熱線:027-68754665       

通訊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珞珈山 傳真:68752632 郵編:430072